鹤岗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玉手倾天 第二十章一爪子拍扁,房塌了

发布时间:2019-10-21 12:10:04 编辑:笔名

玉手倾天 第二十章一爪子拍扁,房塌了

下一秒,它望天大吼一声,巨大的爪子一巴掌拍了下来。

轰!

脆弱的寺庙一下子被拍扁了,屋顶扁平扁平的,房顶的房梁稻草什么的,乱七八糟的往下砸。

云星的脸色有些扭曲:“要不要一上来就这么猛?”

他一边嘟囔,一边跳来跳去躲避头顶的暗器,看起来有些滑稽。

而另一边的冰河,手上的长剑挥舞的密不透风,不让任何东西靠近他身边。

再看其余人,或是拿剑,或是拿盾,把那面具男护得妥妥当当,一丝灰尘都沾不到。

这些人都手有乾坤啊!

苏念倾一边想着,手上却一点也不含糊。

把略长的裙摆一拉一扯,缠在腰间,马步一蹲,手上大刀挥舞的虎虎生风,丝毫不露怯。

旁边的云星和冰河看着她这副模样,脸上露出几分诧异来。

似乎是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粗鲁的女子吧?

苏念倾脸有些烧,忍不住恶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

这一瞬间,什么淑女风范,什么大家气度,通通给我滚边上去吧。

苏念倾颇有些自暴自弃的意味。

想当初,她怎么会知道,自己这个盛名在外的世家家主,居然也会有打回原型的这么一天。

曾经,她让人津津乐道的不仅是那丝毫不拖泥带水的手段手腕,还有她那挑不出错的人情往来,礼仪规范。

只要她乐意,她能让每个人都感觉到如春风拂面的温暖。

但是现在……现在这个粗鲁的女人是谁?反正不是她!

苏念倾小脸紧紧绷着,更加卖力的挥舞着大刀。

其实,她对这把刀也很有意见的。

刀粗犷,大开大合,完全不适合娇滴滴的女孩子。

看看,人家那如一泓清水的漂亮长剑,才是女孩子该使的,到时候那招式一摆,管它有用没用,反正好看就是了。

苏念倾的视线划过冰河的长剑,带起几分漫不经心和懊恼。

她今天貌似想的有点多。这不是个好现象,据说人死之前才想的太多。

打住打住,不能想了,别真的把自己想死了该咋办。

不能想,不能想……

苏念倾深呼吸一口气,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注在手中这把大刀上,专注的挥舞。

门外那嗜血蜥蜴,窗子大小的眼紧紧的盯着屋子里发生的一切。仿佛带着几分人性化的戏谑。

过了半晌,屋顶的坍塌终于熬过去了。

房子不再嘎吱嘎吱乱晃,头顶也不再哗啦啦掉东西。

众人松了口气,然而手刚刚放下来,那嗜血蜥蜴就嘲笑似的拍了拍地面

,喉间发出笑一样的声音。

然后故意捣乱一般,再次一巴掌拍在屋顶。

“别——”

一个字刚刚出口,头顶就轰隆一声,嗜血蜥蜴已经拍在屋顶上了。

云星的脸绿了。

冰河脸色一变:“不好,房子要塌了,快点出去!”

侍卫们都是训练有素的,反应速度快到极点。

冰河刚刚开口,守护者面具男的几个侍卫便迅速架起面具男,风一样席卷而出,苏念倾只觉得眼前晃过数道残影,原地就没人了。

苏念倾呆了呆,便有些迟了。

再回头一看,云星那厮和冰河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跑了,顺便带走了不知道啥时候溜出来的小舒止。

“姐姐!”舒止趴在云星的肩头,小脸上满是焦急和担忧。

苏念倾只来得及看了他一眼。

轰隆一声。

寺庙彻底塌了。

噼里啪啦掉下来的一堆东西,仿佛一条银河,隔断了舒止和苏念倾。

“苏姐姐!”

哗的一下,舒止的眼泪就出来了。

他拼命的想要从云星身上下来。云星不许,他就挥舞着小拳头狠砸云星。

“我要找姐姐,放开我,坏人,坏人!”

云星没被砸疼,毕竟一个小人儿,能有多大力气,砸的狠了,也就疼一下。

但是听着他那不识好歹的话,云星气的有些恼了。

但是一回头,看着他那泪汪汪的可怜模样,心就软了,说不出什么硬话来。

“乖哈,你姐姐不会有事的……”

还没说完,小孩一拳头就糊过来了,整整好砸在他左眼,砸出个黑眼圈来。

然后就扯着嗓子,拼命的嚎,让人想和他算账都不好意思。

云星:……

忽然,小孩儿惊喜的看向一个地方,下一刻,小脸又迅速阴沉下来。

云星脑海中迅速闪过一个猜测,他抱着孩子扭过去一看,顿时嘴角一抽。

只见那原本窗口所在的地方,站了一个人,正是他们以为没跑出来的苏念倾。

不过她此时的情况不太妙。

因为她面前,就是嗜血蜥蜴那张丑陋又狰狞的蜥蜴脸。

绿油油的褶成一堆堆的绿皮子,上方似乎还有什么看着恶心的粘液,配上那窗子大小的竖瞳,一股凶唳之气扑面而来。

嗜血蜥蜴仿佛对她很好奇,大大的鼻孔,闻了闻她的味道,或许味道还算好闻,忍不住竖瞳一亮,然后……张开了血盆大口,向苏念倾吞来。

苏念倾:……

原来表示满意的结果,就是把我吃掉咩?

苏念倾表示接受不能,所以迅速脚一瞪,翻身一跃在废墟之上,然后转身就跑。

嗜血蜥蜴看到自己的食物跑了,顿时大怒。

“吼!”一声巨吼,震的天地都晃动了。

嗜血蜥蜴粗壮的蹄子一缩一放,庞大的身体就甩了出去,砰的一声,落在苏念倾面前。

苏念倾脸色大变,连忙停住脚步,但是因为太突然,划出去好远。

差点直接滑进嗜血蜥蜴的嘴巴里。

那一股口腔里的恶臭差点把苏念倾熏晕过去。

苏念倾翻了个白眼,再次转身,狂奔。

身后,嗜血蜥蜴狂追不舍,可又不急着把她吞掉,更像是猫捉老鼠,喜欢把猎物玩弄的没有力气了,再一口吞掉。

苏念倾感觉自己就是那只被猫盯上的小白鼠。

一边跑,一边内牛满面。

她不就是一着急,从窗户跳出来,正好跳到它鼻子上了吗,她又不是故意的。

而且她马上就跳下来了,还道了歉的。

干嘛那么不讲理!

渭南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常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六盘水治疗阴道炎费用

渭南治疗白癜风医院

常州白斑疯医院

冠心病治疗方法

冠心病怎么治疗

冠心病做支架手术费用

冠心病手术

云南生物谷怎么样

云南省生物谷药业有限公司

宫颈糜烂上什么药

宫颈糜烂为什么会癌变

老人得了脑梗塞吃什么药

脑梗塞患者可以吃通心络吗

脑梗塞偏瘫恢复期可以吃通心络胶囊吗

脑梗塞用药可以吃通心络吗

跌打损伤扭伤怎么治

治筋骨疼痛的外敷药物

跌打损伤软组织损伤

风湿浑身肌肉酸痛没劲

儿童骨质疏松如何治疗
骨质疏松怎么治
老年人骨质疏松补钙
宝宝需要维生素D吗
什么食物含维生素D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