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英媒体界出现乌烟瘴气自律与监督引争议

发布时间:2019-06-09 00:13:37 编辑:笔名
3个月婴儿发烧如何退烧
3个月婴儿发烧如何退烧
3个月婴儿发烧如何退烧

目前,该机构并不强制要求媒体注册。但如果某家媒体不加入,将来若牵涉诽谤控诉,该媒体将无法获得仲裁而被直接告上法庭,无论输赢都需支付大笔费用。

对此,报业代表呛声一片。“这个国家已经有几百年历史的自由、独立以及拒绝政治干预的传统被抛弃了。”《泰晤士报》执行主编罗杰·奥尔顿叹息。在《观察家》报的尼尔森看来,现在报纸面临的选择只有两个:要么坚持自由,要么加入这个机构进行“自我约束”。

用行动表示抵制的人不在少数。英国《每日电讯报》托尼·加拉格尔近日明确表态,加入媒体监管机构接受监管的“可能性为零”。不仅是他,数家媒体也态度强硬,明确拒绝加入该机构。

与报业代表们的愤怒态度相比,媒体之外却有不少欢迎之声。英国反媒体侵犯隐私组织就表示,皇家宪章的通过,不仅让民众权益得到了更好的保护,也保障了有限度的自由。“一些媒体的长期监听行为,已经超越了职业范畴。而广大民众则成为这一不道德行为的受害者。对于媒体来说,他们不需要负的时代结束了。”反媒体侵犯隐私组织的发言人大卫·海斯对《中国周刊》表示。

“未来报业如果出现了问题,监管机构可以让问题得到及时有效的改正。”英国文化、媒体及体育部发言人对于新机构的工作效能充满信心。

“像捍卫荣誉一样捍卫自律的权力”

直到10月30日,宪章通过的当天,英国报业还在争取转机。

30日上午,报业团体代表向枢密院发函请求取消宪章,理由是“宪章没有认真考虑传媒业界的替代方案”,请求遭到拒绝;数小时后,报业代表又向英国法院提出了紧急上诉,结果再度遭到英国高等法院和上诉法院法官的驳回。

随后,多家英国媒体发表联合声明,希望整个行业有机会说明,枢密院拒绝接纳他们的替代约章是“不公平与不合法的”。

声明发出的当晚,新皇家宪章还是“在政界无异议地通过了”。至此,从今年3月18日,英国三大政党就报业监管改革达成协议之后,即开始的媒体抗争,以失败宣告结束。

大半年来,针对可能出台的宪章,英国报业始终坚持,任何对约章的修改都要取得行业的广泛同意。而此前,英国报业协会还提出了自己的“报业自律提案”。根据提案,英国议会没有权力阻止或批准未来报业监管规定的修改。只有监管机构、工会团体和“受到认可的业界人员”才有权决定相关规定修改。

要求“自主掌握话语权”的声音很快就被淹没。不过,英国报业并没有放弃。为了争取支持,英国报业协会还专门在全国和地方报纸发表声明,表示英国政府的改革方案“受到许多国际媒体和自由机构的谴责”,而且警告说,“方案的一些内容和建议是根本无法运作的,而且它赋予了政客在监管报业方面太大的干预权力。”

正如《泰晤士报》执行主编罗杰·奥尔顿所言,“不被政客干预的自由,是英国媒体百年来的传统和骄傲”。所以,即使名声受损,英国报业仍“像捍卫荣誉一样捍卫自律的权利”,正如过去近百年来他们所作的那样。

媒体界的确已“乌烟瘴气”

正在报业愤愤不平时,默多克集团前年爆出窃听丑闻案,也于近日在英国伦敦中央刑事法庭开审。默多克主要助手布鲁克斯以及英国首相卡梅伦的前媒体主管库尔森均是被告。

2011年,一名英国遇害女孩被窃听的事件曝光,默多克集团旗下的《世界报》和《太阳报》陆续卷入非法窃听丑闻,几位主管也先后接受调查,卡梅伦于2007年亲自任命的媒体主管安库尔森也在其中。在《世界报》窃听行为高峰期,库尔森是该报主编。

此后,英国《新政治家》杂志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70%的英国民众希望政府建立一个有法律实权的独立媒体监督机构。

“某种程度上,窃听丑闻催生了独立监管机构的诞生。而且这次的丑闻不仅牵涉民间,甚至扩及到政界,包括媒体贿赂政客等。真相仍待查证,但独立监管机构势在必行,这也是媒体界不得不接受的现实。”英国前国会议员克莱·肖特对《中国周刊》说。

这让各大报纸的反对之声也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尽管《每日邮报》《每日电讯报》等坚决抵制新的监管机构出台,甚至表示要建立自己的监管机构,另外几个集团代表则态度模糊。《卫报》《金融时报》《独立报》和《镜报》集团的代表,甚至没有在抵制声明上签字。

近日,《卫报》刊登了评论家马丁·凯特尔的文章,对媒体界的“乌烟瘴气”进行了抨击,“很多媒体的权力被无限放大,窃听公民隐私,和一些政府官员勾结。他们借自由之名滥用权力,如果还能称之为自由的话。”

1

湖北长阳“路长”护卫山村交通 每天巡路120公里
敌敌畏怎能少了吸管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