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罗氏股权结构不解本地化难题

发布时间:2019-10-13 06:14:02 编辑:笔名

  MySpace中国区CEO罗川已经离职?

  9月9日,致电罗川确认此消息,然而处于无人接听状态。截至发稿时,罗川仍未回复的短信与邮件。

  据几位接近罗川的互联业界人士向透露,罗川确实已经离职,而导致其离职的主要有三个因素一是MySpace中国运营资金匮乏,二是MySpace中国管理层之间的权力分割难以协调,此外罗川和总部在发展策略上存在分歧,他未能找到三大问题的解决办法,于是决定离开。

  战略分歧

  在MySpace中国的发展方向上,按罗川的规划,MySpace在中国应该发展成为Facebook的模式。然而,罗川的这种策略并不受美国总部看好,美国总部特别是邓文迪认为MySpace在中国应该抄袭美国模式。

  据接近罗川的人士透露,两方的分歧由来已久,但导致双方终分道扬镳的导火索则是奥运前夕的默多克访华。默多克及妻子邓文迪访华期间,除了与星空传媒、集团的高层接触外,同时与MySpace中国区高层进行了接触。

  默多克视察MySpace中国后,对其业务的发展表示不满意,默多克认为MySpace中国区现在的做法无法赢得未来,并明确表示支持美国总部的战略,认为罗川领导的MySpace中国需调整原来的战略;在未能说服默多克及邓文迪的情况下,罗川决定离职。

  过去两年里,双方的战略分岐不仅消耗了公司内部的精力,还给了竞争对手以可乘之机。校内、在短期内迅速成长。今年5月,软银4亿美元投资千橡集团,巨人5100万美元投资,MySpace在中国受到了越来越大的压力。

  事实上,MySpace做不做Facebook并不是两者战略的本质区别,两者都是SNS模式,核心都是将社会化络注入自己的核心服务与应用,然而在具体的应用与服务方面,两者有很大的不同,Facebook的应用与服务针对高端人群,力求安全、稳定,MySpace的应用针对更为低端的用户。

  在社区时代,互联用户首次显现了群体分化。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科学学院一份研究报告显示:Facebook用户主要是白人,而且来自于那些对学校教育寄予厚望的家庭,MySpace用户有更多人来自于移民家庭,而且有更多人在学校游离于主流群体之外。

  罗川认为,与MySpace相比,Facebook在中国更有前景。他为MySpace规划的前途是这样的像Facebook一样建立一个核心的社会化络,整合类似Gmail和BBC头条、YouTube视频搜索以及播客目录等内容。

  然而,要实现这样的目标并不容易,包括谷歌、微软这些巨头都尚处于布局阶段,而当校内、崛起之后,留给MySpace的空间更为逼仄。

  据悉,罗川的继任者将是千橡集团的执行副总裁王秀娟。据猫扑员工透露,王秀娟已经离职,将前往MySpace中国任职。

  与罗川相比,王秀娟有多年的社区经验,千橡集团CEO陈一舟将精力转向校内之后,王秀娟全权负责猫扑。而集团看中的,正是王秀娟的社区经验。

  高群耀与邓文迪

  在罗川离职中,两个人起到了关键作用,一个是默多克的妻子邓文迪,二是星空传媒CEO、集团副总裁高群耀。

  MySpace中国去年任命邓文迪作为MySpace中国董事和首席策略官,本意是让邓文迪沟通好MySpace中国和MySpace美国。但事与愿违,双方战略上的分岐始终无法协调。在邓文迪的影响下,默多克终否定了罗川的战略。

  高群耀的作用更为微妙。高群耀任微软中国区总经理期间,罗川是高群耀的下属。2002年3年,高群耀离开微软,2003年6月,高群耀回到老东家Autodesk。2006年11月,高群耀再次离开Autodesk加盟集团,出任集团全球副总裁、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兼星空传媒(中国)首席执行官。

  从公司架构上看,高与罗仍然是上、下级关系,但从实际权力看,因为政策门槛等诸多原因,集团除MySpace之外的其他业务在中国尚处务虚阶段,务实的MySpace业务由罗川负责,高群耀面监着被架空的尴尬。

  据悉,随着高群耀之后欲插手MySpace业务,引起了罗川的不满。罗川试图说服美国总部,使MySpace中国的业务独立于集团的其他业务,但他的建议并未获得美国的重视。默多克访华之后,希望愈见渺茫。

  跨国之痛

  罗川的出局,俨然是雅虎、EBAY、亚马逊等跨国互联公司中国故事的又一翻版,甚至与微软、甲骨文、谷歌的中国故事也颇多相似。

  跨国公司的中国分部在中国面临的的问题是独立性问题,大多受总部控制,没有独立的事权、财权、人事权。在微软摸爬滚打多年的罗川深谙个中玄妙,当初其离开微软MSN加盟MySpace中国时,就一再强调MySpace中国的独立性,并希望通过股权安排来解决这一问题。

  罗川当时是这样安排的:MySpace中国的股东包括了MySpace公司、IDG和中国宽带产业基金(CBC)三大机构,其中MySpace同时提供全球先进的技术和品牌支持,除了三大机构外,罗川作为个人投资也对MySpace中国进行了投资。

  罗川当时称,这样的股权架构很好的解决了独立性的问题,与本土的创业公司没有两样。

  加盟MySpace中国之后,罗川做了各种努力实现公司独立,包括设立中文名字聚友,并建立了完全属于自己的数据中心与运营体系,并拥有了完全本地化的团队。

  罗川坦承,国际互联企业在中国面临的一个问题是,不管做多少本地化工作,终决定产品的力量仍在其总部,所以一般中国团队难有机会决定为中国用户开发什么产品,MySpace则解决了这个问题。

  虽然从股权结构上看,这部分解决了跨国公司的独立性问题,然而也带来了两个新问题,一是除MySpace之外的机构股东需要流量,以获得赢利预期,以吸引其他战略投资者甚至退出;二是由于总部认为授予独立的MySpace中国以全球先进的技术与品牌,已经提供了足够的支持,因此不愿再给MySpace中国更多的资金支持。

  上述消息人士透露:两年当中,MySpace中国仅获得了1000万美元的运营资金,在校内、获得融资后,使得MySpace在竞争对手面前更显弱小。

  罗川刚刚离开MSN时,在总结MSN、谷歌在中国的失败时曾说:原因是在中国吝于投入。罗当时透露,MSN成立两年来,MSN仅在中国投资800万美元,与腾讯投入无法相比。

  两年一梦,罗川又面临了同一困境。

明星
外汇
手机行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