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来生再见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18:42:47 编辑:笔名

【一】  当她再次踏上这片土地时,岁月荏苒已经年。  她扪心自问:“长歌,你还好吗?”  即便早已过去,但再忆过往,残缺的心仍旧会痛。  犹记得那年夏花始盛,空中总是漂浮着白白的云朵。那时,她还没有离开。  C市。那时,她是父母老师眼中的骄傲,同学眼中的天之骄子。  青春挥霍的岁月,她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书本上。不在沉默中爆发,便在沉默中死亡。莫名滋生的叛逆,令她异常兴奋。  那时正值高三,叛逆的她遇见了他。  宁静的夜被喧嚣音乐从睡梦中吵醒。聚光灯下尽情歌唱的少年,眉目清秀如画,深邃的眸子浩如星海,带着点点诱惑引人着迷。低沉醇厚的嗓音潺潺流进她的心田,滋润她干涸的灵魂。  她做了十八年来为荒唐的事,抛去女子矜持去主动认识一个陌生少年。  少年看到她,脸上带着一贯的邪肆笑容。在他眼里,她与一般喜欢他的女生无二,只一双纯净湛清的眸令他记忆深刻。  此后,她着魔似得,跷课请假去听他的演唱会,有时繁华热闹的广场,有时阴暗潮湿的地下室。有时傍晚,有时子夜。她不顾后果的前赴后继,犹如扑火的飞蛾,明知会葬身火海,却仍不住要汲取光明。  沈长歌不懂,他值得她毁去大好前程吗?初中未毕业便混迹江湖,自小就是孤儿,虽组建了乐队,在小城有了一丝名气,但总的来说,还是一事无成,除了一张脸看得过去,他还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被优等生看得上的。他不理解,难道真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C市有她此生所有的回忆,至离开后,她的记性就不怎么好,记不清自己的生日,却独记得他的生日;不记得自己何时拿得硕士学位,唯记得他在乐队比赛中夺冠的日子。  所以,她深刻的将他记着。  她知道沈长歌已经长在她的骨子里了。  此生,她再也无法将他忘记了。  十年岁月两茫茫,唯卿将心比明月。  “我已归来。可是,沈长歌,你又在身在何方?”    【二】  “沈长歌,还记得我吗?”  先说喜欢的是她,彼时他们已算是友人。  沈长歌愣了愣,笑道:“哥也喜欢你呀!妹妹。”  原来只是妹妹,她怔怔地看他,心抽搐的痛着,硬生生被撕开一道口子,鲜血直流。  只是她不知道,看着她落泪的沈长歌,心也在流血,不是妹妹,从来都不是。他很想将她拥入怀里,细声软语喜欢。但是,他不能,他不能毁了这个带给他光明的天使。因为,他不配。  那时的她喜欢坐在他身边,用心倾听他的歌声,那是她幸福的时刻。  沈长歌一首《阿根廷,别为我哭泣》,流利的音符宛若天籁,字字诛心。弹吉它的手指修长整洁,如未染尘世烟云的羊脂白玉。她想,这么一双手若是翻跃在黑白琴键中,该是多么的优雅啊!其实,沈长歌一直都是王子,只是她一个人的王子。  家里的钢琴,许久未碰,父母只道她学业繁重,却不知她爱上了吉他,爱上琴弦划破指尖的僵硬,只因每每受伤,他关切心疼的眉宇。  她想,她真得无可救药了。  无可救药的爱上他了。  夜梦阑珊时,总有他的痕迹,或甜,或酸,或痛。到如今,十年中也不曾间断。  爱上他,只有好友楚云知道,她俩自小交好,多年来两人从未瞒过彼此任何事,只这件事瞒过她。可楚云是何等精明了解,毫不留情戳穿她的谎言,让她一颗炙热的心脏,在她面前坦诚开来。  “阿妍,爱上他你注定堕落。”她曾这样说过。  是啊!注定堕落,因为爱上黑暗撒旦,所以天使愿折断双翼,坠落在他身边,与他永世堕落。不是不后悔,只是天使没有给过自己后悔的机会。  楚云不懂,亦如胡妍不懂,她与白翳的爱恨纠葛。明明相爱,为何生恨?天知道她有多么羡慕他们。毕竟他们言爱过,相爱过。  而她,爱着一个未知数。  十年后,她好想问:“沈长歌,还记得我吗?”  回国前夕,楚云来过电话,她说:“还是忘不了吗?”  胡妍但笑不语。“胡妍,你真是个不可爱的女人,难怪快三十岁了也没嫁出去!”她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是啊!咱就是个不可爱的女人。”胡妍笑着。  那边沉默许久,方才听到她的声音:“阿妍,回去好好看看他吧!人不能总沉溺在过去。”  胡妍何曾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她很想问她:那你什么时候才能从过去走出来啊!我们都一样,心上有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到如今,它仍在流血,结疤再裂开,使我们身心永远受着折磨,这伤,怕是一辈子也好不了了。    【三】  他与她,真正在一起,缘于一件乌龙事件。  她与沈长歌太过亲密,终是引来麻烦。在外闯荡的美男子,身上总带着令人沉溺的魅惑,跟别说是一个优雅邪佞的魔鬼撒旦,又是一个喜欢上他的傻女生。  其实,胡妍一点也不聪明,她很傻。如果她聪明的话,就不会去爱上一味毒,一味让她痛苦一生的毒。  情节一贯俗套,游历江湖的侠女,带着满身伤痕凶悍出现她面前,地点则是亘古不变的阴暗小巷。  女生,不,应该称之为女人,叼着烟,一身痞性,身后跟着几个穿红挂绿的小女生。  开场永远是那句,“你离我男人远点儿!”  优等生不代表怯懦,胡妍有着她与生俱来的骄傲,“我偏要粘着他,你又能奈我何?”天知道,她听到那句开场白,心里有多嫉愤。该死的沈长歌!乱搞男女关系。  “长歌不过是贪一时新鲜,才看上你这个学生妹,对他而言,像你们这样不顾廉耻的女人太多了。”  论辩驳,胡妍从不居于人后。“可他现在在我身边不是?我知道他一向荒唐,竟不知他慌不择食到这种地步,连你这种货色也看的上。”不是没想过后果,只是讶异自己的尖酸刻薄,何时她也会说出这样下流的话语呢?  胡妍,你越来越不像你自己了。  于是乎,终于激怒了沉睡中的老虎,尖利的牙齿随时可以咬断她纤细的脖子。  就在这时,沈长歌神出鬼没的从阴暗处走出来,看样子他是一直都在。  她脸颊一红,心虚的低下头,刚才的话,他都听到了吧?真是丢脸死了!  “我的女人也敢动,是不是该夸夸你们的胆大呢?”他宣示主权般揽过她的肩膀。  而后,那群张牙舞爪的恶虎温顺的跟小绵羊似得,灰溜溜的爬走了。  她抓住了他欲放开的手,问道:“你的女人是什么意思?”  他装傻的笑着:“妹妹,哥哥不是给你解围嘛,可别当回事儿啊!”他转身欲逃。  这次,胡妍没给他机会,不顾一切的抱住他。“我给过机会让你逃,可这次我不给了,所以,沈长歌,你逃无可逃!”  你的逃避便是我的伤痕,不想受伤了,再也不想受伤了。所以,这次,绝不放手。  背上一片湿润,他的心房一紧,再也顾不得其他,回身抱住她。“阿妍,这次我不逃了,再也不逃了。”逃避永远不是正确的解决方式,逃避只会让他心上罪恶更加深重。  爱不能爱,是残忍。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一起堕落吧!  阿鼻地狱里,有你相伴,我便不会寂寞了。  也许这样,彼此就痛在一起了。  也许这样,我们就少受伤害了。    【四】  胡妍点上一支香烟,毫不怜惜自己一身香奈儿春装,洒脱的坐在母校的阶梯上。香烟在指尖一点一点被火星吞噬,慢慢灰飞烟灭。就如时光在光华陌年里飞速张弛一般。  再回首,恍然如梦。  他们之间留下的不多,多的仅是回忆。她何其怨恨他,他那么残忍的带走一切,不留给她一丝一毫,连丝气息也的消散在记忆的长空里。  她仍记得他的相貌,五官精美尤带邪魅。  胡妍恨他且爱他。  微弱短暂的幸福就是他的个人演唱会只给她一个人听,聚光灯下,闪耀的他只属于台下微小的她。  再则就是春熙路上两人十指相扣,漫步街头的甜蜜。她乐意看女生们眼中的嫉羡,因为如此才能证明,他是她的。他是她认定的幸福。  幸福易逝如细沙,雷雨后晴空万里,让人疑心刚才真得下过雨吗?所以,转瞬即逝。  她那可怜到微波的爱情终被发现了,被曝露在阳光下。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全校的校花胡妍居然恋爱了,而且是和一个痞子在交往。  说这话的是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在老师办公室里,胡妍疯了似得扑上去撕扯她的头发。“我不允许你这么说他!”没有人可以侮辱她的恶魔,她的长歌是世上善良的魔鬼。  她被痛心疾首的父母带回家了,她知道,他们对她很失望。其实早该失望了,因为天使的皮囊下掩藏着一颗邪恶的心脏。  天使恶魔心,恶魔天使心,谁敢说不是绝配?  “他只是为了咱们家的钱,他根本不是真心喜欢你!”胡母劝道。  “以后不准再见那个流氓!”胡父恼怒的将门锁上,他的女儿不容有任何污点!  她没有歇斯底里的反抗,只是安静的坐在床上。双眼空洞的如失了神气的瓷娃娃。  你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吗?束缚的只是一无是处的皮囊,而不是一颗已经远走的心。  长歌,此时我是如此的思念你。你可知道?  也许是她太想念他了,她竟听见他在唤她。  这怎么可能呢?长歌,我真得太想念你了。  不!不对!不是幻听。她扑到窗口,那路灯下修长落寞的身影,不正是她心心思念的人吗?  喉咙蓦地梗塞,长歌,心里一边边呼喊着他的名字,泪水肆流,却无能为力。  她看见了,她想唤他的名字,她看见她的父母出现了,他们在侮辱他,推攘他。  “你这个流氓竟敢来这儿!”  “不准你再来打扰胡妍了。”  “在不走我就叫保安了。”  “你这个败类,怎么配的上她!”  “你还不快滚!”  那个如撒旦的骄傲少年一言不发,只愣愣望着窗户里泪流满面的少女。他知道她的痛,正如他的痛。  明明不该奢望与她在一起,明明知道这是在害她。可是,眷恋她的心舍不得离开,舍不得放手,他已经放不开这个拯救他的天使了。  爱上了,又怎么舍得放开呢?  除非,天使抛弃恶魔。  除非,天使不再爱了。  胡妍跌坐在地上,任心血泣流。她的恶魔就在外面,她的恶魔王子正在被自以为是的正义蚕食鲸吞,而她隔着一扇窗的距离,无能为力。  因为爱她,所以敛去锋芒容忍她父母的肆意侮辱。  因为爱她,所以善待她身边的人。  她的恶魔是世上善良的人。  这叫她怎么舍得不爱他?怎么舍得抛下他?  她说:永不,永不抛弃。永爱,永远言爱。  胡妍没有告诉楚云,这次回来她意外的遇见了白翳。那个儒雅温和的男子依旧,或许她该做件好事。楚云这么好的女人,该得到她应得的幸福。幸好她爱着的人还爱着她。  可是,胡妍呢?她爱的,爱的她,现在又在何处呢?  那夜,她带上她所有的家当,义无反顾的从而二楼跳下,远离那个灰寂的家。现在开始,她抛弃了所有,只想拥有魔鬼沈长歌。  当沈长歌午夜在自家门口见到少女时,他听到心上一处柔软“砰”的一声绽放开来,一朵旖旎奇特的花卉开在他的心间,那一刻,他终于知道,何为幸福。  他狠狠的抱住她,在她甚至怀疑自己要被他谋杀的一刻,放开了她。  私奔,是他们现下要完成的事。  到一个没人认识他们的地方,穷尽一生去赏那门庭落花年复年,教的三生不醉人。只要彼此相依,落日黄昏也是美的细水长流。  现在想来,当时她是多么的幼稚,以为逃离就是开始。其实一切远没有这么容易结束。  其实,她真得后悔了,后悔的要死。  如果真有如果,那她好想时间重来一次。这一次,她绝不会再错了。    【五】  “沈长歌,我永远不后悔爱你。”  细雨轻风,天空阴霾着如染重彩。  踏着沉重的脚步,胡妍蜿蜒直上。抬眼望去,整个长松寺公墓一片寂静。  苍翠之中只看的见隐隐莹白。  天空哀伤且透明,她,哀伤且悲凉。  “长歌,我终于来看你了。”她轻喃。  “原谅我这么久才来看你。”细心抚摸着那张灰白的照片,仿佛他就在眼前微笑一般。  细雨如丝,钻进心里,抽搐着疼痛,血淋淋的心摆在面前,硬生生的剜去一块,残碎到如今。  曾几度,她以为自己忘了疼痛。  她以为自己早已麻木,却不想,自己仍是会痛的。  原来,故意的遗忘才是残忍的铭记。泣血的心,何时才能学会停止悲伤?如若这春雨,千丝万缕连绵悱恻,待到春日灿烂方算尽。那伤,可是要等到尸身腐烂灵魂湮灭才算终?  逃离,从不是结束。  自以为是的以为一切幸福终于来临了,却不知道更大的噩梦正在前方不远处向他们和蔼招手。  终其一生,至死那刻,她都走不出那个噩梦。  秋爽午后,她期待的等着那个给她幸福的男人。她已经规划好了他们的未来,有着自己的小院子,种着四季果蔬。他们会有一双乖巧的儿女承嘻膝下,看着他们成长会是他俩的事。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在夕阳晚霞里。  临近傍晚还没见到他,她开始担心了。她一遍一遍自我安慰,长歌会没事的,他不会有事的。  可是,他们的出现,搅碎了她幸福的未来蓝图,撕毁了她自欺欺人的面具。  当胡父一个耳光扇来,她听见幸福在光华流年里破碎凄凉的声音。清脆的振聋发聩,却也让她清楚目睹了现实。   共 626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有效预防男性早泄的十大攻略
黑龙江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专治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