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马双有庐山会议上真正的万言书

发布时间:2019-09-14 08:01:46 编辑:笔名

马双有:庐山会议上真正的“万言书”

一提起庐山会议的 万言书 ,一般人都以为是彭德怀给毛泽东写的那封信。其实,彭德怀的那封信只有3500字,称其为 万言书 ,有拔高、加重或尊奉之意。而在庐山会议真正上给毛泽东、又遭到毛批判的万言书,是普通干部李云仲给毛泽东的一封信,这封信恰好1万多字。 李云仲,原名卢锦章,1925年出生于黑龙江,高级经济师,曾任东北局财委科长,东北行政委员会主席秘书,国家计委主任秘书,国家计委基本建设投资局副局长,东北协作区办公厅综合组组长。后又任黑龙江财委秘书长,汽车工业公司党委书记兼经理,电子工业厅厅长,《东北经济报》报社社长,《中国东北经济》杂志主编。1993年离休。 1959年6月,原国家计委干部、时任东北协作区综合组组长的李云仲,就大跃进的种种乱象和弊端,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6月9日就直接寄给毛泽东。毛将这封信带到了庐山。7月26日,也就是毛泽东发表痛批彭德怀的 7 23讲话 3天以后,批发了《李云仲的意见书》,附上自己写的近3000字的批示,题为 对于一封信的评论 。 毛泽东的这个批示,实际上是7月23日讲话的继续,目的是为了推动批判 右倾思潮 ,强化和突出批判彭德怀右倾机会主义的重要性。毛泽东批示说: 李云仲认为,从1958年第四季度以来,党的工作中,缺点错误是主流,因此作出结论说,党犯了 左倾冒险主义 和机会主义错误。而其根源则是在1957年整风反右斗争中没有同时反对 左倾冒险主义 的危险。 他几乎否定一切,他认为几千万人上阵大炼钢铁,损失极大,而毫无效益,人民公社也是错误的,对基本建设极为悲观。对农业他提到水利,认为党的 左倾冒险主义、机会主义 错误是由大办水利引起的,他对前冬去春几亿农民在党的领导下大办水利,没有好评。他是一个得不偿失论者,有些地方简直是 有失无得 论。 毛泽东引用李云仲的一些尖刻犀利的语言,是为了让会议批判和否定李云仲的 右倾 观点,给人们树起一个批判的 靶子 。然而现在看来,李云仲批评党在1957年反右整风时没有反左,导致在大跃进中犯了 左倾冒险主义 错误,完全正确,非常恰当,一针见血指出了大跃进问题的根源。这种率直而大胆的批评,令所有的中高级干部、甚至是那些勇敢纠左的领导干部也望尘莫及,自叹不如。李锐先生就说,李云仲这种一般中级干部,敢于上书毛泽东,直言不讳指责党犯了 左倾冒险主义 错误,恐怕是的;连他们这些一贯反左的干部,在会外闲谈也不敢这样露骨地直说。 李云仲在信中说: 问题可能是从大搞水利建设开始的。这里提出两年水利化,那里就提出一年,甚至几个月水利化。其实当时很多人都知道这是做不到的,但许多地方大量的水利工程,既无勘察设计,又无设备资料的情况下,就大规模施工了,结果有许多工程建成后毫无效果,或成为半成品;但是耗费掉大量的劳力和器材。这种工程我看过很多。 这种说法得到了时任水电部副部长李锐的认同。 这就说明,大跃进中的浮夸风、强迫命令瞎指挥,在1957年就开始了。当年的反右整风,将无数的敢说真话的有识之士统统打掉,余下的人便噤若寒蝉,于是反对右倾、破除迷信、盲目蛮干、急躁冒进的狂潮便冒了出来,一系列脱离实际、违背人心的活动便轰轰烈烈地开始了。李云仲在信中说: 1958年元旦,我去过滦县扒齿港,亲眼看到该县为了要修一条100多里长的大灌区,既未经勘察设计,又未经群众讨论,要挖掉即将收割的1万多亩小麦。我去找县委负责人谈,也未能制止住。结果这条耗费无数人力财力的水渠,雨季一到,全淤死了。 后来又参加了 苦干10天 的大会,要求10天内养猪增加一倍,扫除文盲,破除四害,锄完大田等等,对于这些荒唐的要求,竟没有一个人提出反对意见,反而都去应承这些根本无法实现的任务。 什么叫瞎胡闹、乱折腾?李云仲的信中列出了滦县的典型实例就是明证。为什么大跃进会变成 大跃退 ?为什么农民们辛辛苦苦大干苦干,到头来会造成大饥荒?看了滦县的干法就知道所以然了。当然这还不是正式的 大跃进 ,正式的大跃进的高潮还在后面。接着李云仲的矛头直指大跃进 高潮 的危害性: 大搞土法炼钢的运动,这是一条失败的经验。国家经济力量的消耗太大了。几千万人抛开一切,苦干了几个月,上亿吨的矿石,上亿吨的煤炭,上百万吨的钢铁材料,上百亿度的电力,几亿吨的运力 ,都白白消耗在没有效果的 生产 上了,得到的却是毫无使用价值的土铁,这是对国家元气的消耗。 北戴河会议发动的全民大炼钢铁运动,人人皆知其害,人人斥其荒唐,但却很少有人敢提意见。李云仲竟然当着毛泽东的面,有理有据、痛快淋漓地揭露了大炼钢铁的危害性,比彭德怀的 有失有得 要严厉得多,尖刻得多! 关于公社化的弊端,李云仲在信中说: 各地劳动力和各种资料也都造成巨大的消耗。我到过金县郊区的一个生产队,这里共有300多户人家,去年年初有猪300多口,但今年只剩下9口,鸡鸭去年几乎杀光了。 李云仲可能是工业干部出身,农业问题可能了解得不多,对于广大农村被共产风、浮夸风、食堂化折腾得十室九空、民不聊生、大锅饭难以为继的凄惨状况可能缺乏感性认识。但就他了解的金县一个生产队的落后状况,也让人触目惊心。 提起工业问题,作者胸中如开闸江河,汩汩滔滔: 在基本建设上,1958年全国已施工的限额以上的项目达1900个,是个五年计划的两倍,几乎所有省市都要安排在几年内建成一个工业体系,现在由于财力跟不上,继续施工的只有几百个了。1958年和1959年上半年的固定资产动用系数连50%也不到(即100元投资,能动用的不到50元)。上百亿投资,上百万吨钢材,几百万吨水泥、木材 被白白抛在几千个工地上,长期不能发挥效益。看到这种损失确实很痛心。这种情况本来是可以避免的。 然后信中说道,由于到处 大办 ,都有翻番,只得大量 招兵买马 ,去年增加2100万职工。结果不仅农民、渔民,甚至售货员、理发员、手工业者也都转为工人,购买力提高了,但消费资料远未跟上去,各行各业都受到了损失。


怎么上微信小程序
有赞微商城平台登录
门店管理软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