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长恨来迟 百六十二章、忆起

发布时间:2020-01-16 23:40:59 编辑:笔名

长恨来迟 百六十二章、忆起

气氛,似是一瞬间活络了起来,卫絮的眸子也由一开始的茫然逐渐变得凝了重光,那转过看向酒酿糕的视线,猛然一个转过,投看向了小白的方向,灵气十足的笑意从那眼中漾开。

下一瞬,女子的声音清脆扬起:“原来是你!”

卫絮自然是记得那个同自己和风禾所撞的男孩,那日回到墨府后,自己因为私自带着风禾离府的缘故而被墨堃重重惩罚,且在那晚,自己又是因为吃了落在地上的酒酿糕而闹了肚子。

那一晚,两重疼痛搅地卫絮整夜都没能睡着。

那样记忆深刻的一晚,卫絮又怎么不会记得那个男孩。

只是时隔了这几十年的光景,当时那个怯懦和倔强并存的男孩,早就是长成了如今这般开朗活泼的大男孩模样的人。

见卫絮终是想起了自己,小白的神色明显雀跃了起来,步履上前,越发靠近了卫絮,似是想要再说上些什么话。

“酒酿糕好了,给我装起来。”君怀闻的声音,便是在此时,极为突兀地落了下来,横插在了卫絮和小白的中间。

站在稍远些地方的祝雅,终是没有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高楚站在祝雅的一旁,并未看明白那三人之间有什么关系,反倒是在听到祝雅师姐的笑声后,傻愣愣地跟在后头也笑了两声。

祝雅的笑声,陡然停了下来,侧过眼看向了高楚,不确定地问了一句:“你在笑什么?”

本还傻呵呵模样的高楚顿时愣住,笑意极为尴尬地僵硬在嘴边,冲着祝雅眨了眨眼:“我……我不知道……我是看师姐笑所以才……”

祝雅的笑意同样僵住,细细的眼睛望着高楚好一会儿,而后才极不遮掩地大笑了起来。

面上陡然一热,高楚垂了头,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再不开口说话。

稍远些的地方,小白本要开口说的大段大段的话,被君怀闻陡然打断,这一次,恼意越发腾起,小白猛地一个侧身,看向了比自己要高出半个头的男子:“糕点好没好,我比你知道!”

君怀闻的面上没有丝毫的波澜,漆黑的眼眸垂下了一丝,看着分明一脸恼火的小白,声音依旧平稳不变:“不管那糕点好没好,我现在就要。”

两个男子,面对面而站,卫絮便站在两人身旁中间位置,看着两人那表面平静,实则暗暗碰撞的火花,眨了眨眼,深吸了一口气,开了口:“我说……”

“闭嘴。”

“别说话!”

不过刚出口两字,卫絮的声音已然被两人同时打断。

一片漠然的闭嘴两字,自然是君怀闻所说,而那带着明显恼意的别说话,则是由小白吐出。

卫絮本还想要说些什么的神色顿时僵住,下一瞬,面色陡然黑了起来,这两人,竟是在吼自己?!

重重地撇了撇嘴,卫絮再次深深看过面前那对视的两人,旋即快速地转过了身,再不顾那两人会有什么动作,一步走到了祝雅的身旁,挽住了祝雅的手臂便往前走去:“师姐,我们走!”

祝雅看得心头一阵发笑,直至被卫絮拖着沿着那主道向前走去,这才安抚性地拍了拍卫絮的后背,跟着她一道离开了酒酿糕摊子前。

高楚则是全程二丈摸不着头的模样,看着祝雅和卫絮离开的方向,本是要跟上,却见那是两个女子的缘故,迈开的步子停了下来,依旧站在原地,等着君怀闻。

而所有人皆是没有注意到的是,便是两个女子离开摊子的一瞬,一旁的巷子里,两道鬼鬼祟祟的身形,已是跟上了卫絮和祝雅的方向。

“你是什么人?”判断着卫絮和祝雅已是走开了一段距离,小白脚步后退一些,上下打量了君怀闻一眼,末了,视线停在了他那漆黑的半面面具上。

便是连君怀闻自己都意识到了问题,为何在知晓这男子和那小丫头有什么关联之时,自己所有的话语和行为,竟好似不可控一般,不经任何的思考便做了出来。

漆黑的眸子眨了一瞬,君怀闻薄唇轻抿了抿,视线中光芒越发漆黑深邃了起来,半晌后,君怀闻的身子略路向前倾去,声音压得越发低了下去:“我是和絮儿,有过肌肤之亲的人。”

声音低沉,话语被君怀闻拉的极为缓慢,一字一字清晰落在了小白的耳中。

开口前的一瞬,君怀闻还尤为斟酌地在心头转了一转,那小丫头,在自己怀中睡过觉,也算得上是有肌肤之亲了吧?

殊不知,随着君怀闻话语出口的一瞬,小白的脸色已然猛地刷白,愣愣地看着君怀闻那泛着丝丝寒意的眸子,久久都再没有说话。

垂下的眸子自是将小白的反应都看在了眼中,嘴角不自觉勾起一个弧度,君怀闻的心情竟是一瞬间大好了起来,眉头高高一挑,神色悠然不已。

肌肤之亲四个字入耳,小白的心头已然重重地沉了下去,脸色泛着白,嘴唇颤抖了许久,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君怀闻极为满意此刻小白的神色,笑意越显浓郁,撇开眼,看向了那已然腾起了浓浓热气的摊子方向,神色上虽依旧一片平静,却又分明,带着了一丝寒笑:

“现在,可以给我装酒酿糕了吧?”

心绪沉沉,小白失神的眼抬起,看了君怀闻一瞬,旋即又重重沉下,低了头,周身是说不出的失落之气,脚步迈动,向着摊子后的方向走去。

高楚本就是站在一旁等着君怀闻的,见两人都是不再说话,自动自觉地上了前,打算从小白手中将那即将包好的酒酿糕给接过来。

便是在小白出手将东西递过来的一瞬,远处,一道极为有辨识度的女声已然高高响起,不同的是,那声音并非害怕而起,反倒是带着浓烈的杀意。

刹那间,酒酿糕摊子前所有人的视线皆是看向了那发声的地方。

那道辨识度极高的声音,正是有着极为温柔嗓音的,祝雅。

23

武警辽宁总队医院预约挂号
濮阳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南通知名癫痫病医院
珠海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