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跨越的距离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07:30 编辑:笔名

Ⅰ  叶瑾蓝一如既往在出家门口后特地走远100米,到拐弯处和易光会合再一起上学。  刚开始,叶瑾蓝与易光也同样怕被人说闲话,毕竟一男一女,十分容易让人联想到某些含蓄类的词语,比如,恋爱。  预料之内的,果真让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三道四。但是他们两个都很有默契地都只会给予沉默应对,也无非是反驳一、两句,但也觉得是可笑到。  叶瑾蓝迷恋英语歌,易光非英不爱,一拍即合,成为朋友也就如此顺理成章。  放学后,易光向叶瑾蓝发出邀请:“Hey!叶子,放学带你去一个地方好不好?顺便还可以聊聊近新晋的英文歌呢!”一讲到英文歌,易光就两眼发光,简直就如一日三餐那样重要,自然而然。别人都说他生错地方了,而且错得还真有点离谱。  “嗯好,我正好带了Ipod,刚下载了你的’Sorry’哦!”叶瑾蓝微微笑着回答了他,而且还说中了他心里的期待。  如此有默契,是否都觉得相见恨晚呢?  易光在叶瑾蓝前边带路,脚步有点缓急地穿过繁忙的商业区、小吃街、建筑工地……两人还断断续续无聊地在说。  望着前头矫健的身影,叶瑾蓝一边走这一边缓缓的打量着易光,竟然讶异的发现原来自己还未曾好好看过他的面容。从背后猜测着,易光应该有1米8几的身高,在班上与那些小个子的女生相比,可以用鹤立鸡群来形容。深棕色的头发微卷,米黄色的双肩书包上有着“distance”的黑色油性笔手写英文,扭扭曲曲,大概是他自己的DIY吧,不过频富有艺术感的。  “叶子,你看!”易光满脸兴奋地指着前方说:“我们到了!”  叶瑾蓝还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中,完全把易光的话当成是一道风,不着痕迹。  “喂喂!易光用修长而干净的手在叶瑾蓝眼镜前方晃了晃,并且打了一个响指,试图想让她回过神来。  很成功的,当叶瑾蓝的眼镜受到惊吓时,她很快就不满地抱怨到:“易光同学,你想让我得心脏病吗?”  易光并没有回答她,而是兴奋至极得像个小孩,笑颊灿然的望向正前方。  叶瑾蓝疑惑的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映入眼帘的是辽阔的海岸,海水轻轻拍打着露出的石头,眺望更远是易见的汀线。叶瑾蓝怔了一下。  配上现在湛蓝的天穹,更是景色撩人,粼粼碧波,如此妍丽。  “叶子,我们会不会永远都这么幸福呢?”声音从易光嘴里轻轻的跳出来。  “当然会啊,傻瓜!”叶瑾蓝满脸欢笑的回应着,彼时的她心里很美好。  “那,我们一起承诺吧?我们要永远都这么幸福!”易光向叶瑾蓝伸出尾指。  叶瑾蓝迟疑的望着易光,她不敢相信他这样的大男生也会做女生们的玩意。但是,望着此时有着坚定目光的易光,她也小心翼翼地把伸直的尾指缓慢的伸了过去。易光看见叶瑾蓝伸出的手指,连忙把自己的与她的紧紧圈在一起。  誓言与誓言的结合体,是让人铭记于心和温暖的承诺。      Ⅱ  某些一如往常的日子里,渐渐发生了些并不平常的事,它在渐渐灌注于每分每秒里,改变着很多已经习以为常的感觉、方式。我们也不得不去把改变的,幻化为习惯的,静观其变慢慢司空见惯。  课堂上。  易光望了望坐在自己后面的叶瑾蓝,从粗糙的牛皮本子里撕下一张米黄色的纸,写下:  Yg:我好闷啊,找点话题聊?  之后,折成一个小正方形的形状,伸手向后面的叶瑾蓝抛去。  不偏不倚,刚好停留在了叶瑾蓝正在做笔记的笔尖。她望着眼前的这个不明物体,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抬头一看,就正好对上易光狡黠的微笑和充满笑意的眼睛。  叶瑾蓝无动于衷地翻开这张还残留着易光温度的小纸条,瞄了一眼就写上3个字:  YJL:不知道!!!  随尾还添上3个大大的感叹号。写好以后就朝易光“喂!”了一下,从桌子底下把纸条传回给易光。  这样一传一回的,渐渐就有了以下的内容:  Yg:那我问你,如果我被抛弃了,你还会要我吗?  YJL:……我们是挚友啊,当然会!  Yg:那如果我们不是朋友的关系呢(你当作是假设好了……)?  叶瑾蓝愣了一下,她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和易光不是朋友,那会变成怎样的局面。但她还是小心翼翼地,写下了一个:会。然后谨小慎微的叠好,想用老方法——在桌子底下传递给易光。但就当叶瑾蓝把纸条交给易光时,她的手表突然间碰到了支撑桌子的“腿”上。发出清脆的“哐当~”一声。  这一声响不大不小,但正好让正在教坛上讲课的班主任那灵敏的耳朵给听见。  班主任的脸旋即转向他们两个,面部狰狞的对他们吼道:“易光和叶瑾蓝!你们两个给我出去走廊罚站!”  易光不屑地望了望正满腔怒火在头上的班主任,然后拉起叶瑾蓝的手臂,半推半拉地走了出去。  两个人站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易光望了望木纳般的叶瑾蓝,先开了口“哎……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我……我……”叶瑾蓝无奈地摇了摇头,“从小到大,我都从未试过要被老师叫到走廊上罚站这么落魄……”  易光没有回答她,而是问了另外一个迫不及待要知道的问题:“对了,刚才我问你的一个问题,你……回答了什么?”他问到了自己心中很想明了的疑问的一刹,突然停顿了一下,就像钢琴弹奏时蓦地漏了一个节拍。  “呃……我……我……”叶瑾蓝的声音突然断断续续的,她忽然觉得很不好意思,毕竟,那样的问题,“……会!”她还是坚定的说出口了。  “会”,一个字,简单明了,但是却紧紧触动着易光的心弦。那是一股细淌的暖流,缓缓流入他的心坎。易光一激动,想要拥抱叶瑾蓝,但是视线里看到了正在专心听课的同学们,就拼命抑制住了。  但他还是抑制不住满满的情感,嘴角渐渐上扬,露出了像极光般的微笑。  比太阳还要耀眼。  这束发自内心的阳光,直直射入叶瑾蓝的心里、血液里,流淌着,逐渐升温……    Ⅲ  夏天里,某个让人感到幸福的,充满阳光的周末。  叶瑾蓝站在“语诺玉米汁店”的门前已经整整半个小时了,她看了看手表,此时的时间与易光约定的时间的确还没到,但是他好歹是男孩子,难道就不知道要早点到吗?  正气恼的叶瑾蓝的视网膜里正好出现了易光修长的身躯,一身淡蓝色的T-shirt,米黄色的休闲裤。  待易光气喘吁吁地跑到一脸生气的叶瑾蓝面前,笑了笑,“怎么了?生气了吗?我可是很准时哎!现在刚好9:00。”  “你不应该在9点前就到吗?一个大男生居然还要女孩子来等他,真是羞。”一闪一闪的光束照耀在叶瑾蓝通红通红的脸上,某个角度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个水晶。  “好啦好啦!下次我一定提前1小时到!嘻嘻,快点进去吧!这里的玉米汁很好喝呢!……”易光推搡着一脸不愤的叶瑾蓝。  “叶子,看到了吗?墙上的那些写满每个人愿望的便利贴。这里之所以这么出名,除了玉米汁是名副其实的好喝以外,另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了。”易光笑黠粲然地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废话。  “怎样啊?叶子,要不我们也来写?”易光一边笑嘻嘻地把一本方方正正的便利贴本子推到火气未熄的叶瑾蓝面前。  此时坐在满脸兴奋地写着愿望的易光对面的叶瑾蓝,仍然火冒三丈,整整要女孩子等他半个小时,怎样也做不到忍声吞气。她望了望此时安静地躺在桌子上的小本子和满满一杯新鲜的玉米汁,她一口咬着吸管大口大口地吸着黏稠的玉米汁,一手握紧蓝色中性笔想要写下“易光快变猪!”  但,彼时易光却对着萌生不好想法的叶瑾蓝打了一个大大的响指,并且和不自然的“咳咳”了一声,“那个……我们交换彼此的愿望来看,好不好?”  易光眼疾手快地就把自己的本子与叶瑾蓝还空白一片的本子交换了位置。他很疑惑,为什么叶瑾蓝看见自己拿走了本子也不伸手来抢?  几乎是同时,疑惑的易光与不屑的叶瑾蓝翻开了对方的“愿望本子”。    Ⅳ  入秋了,干燥的气息渐渐覆盖着裸露的皮肤,叶子也渐渐转变为让人感觉思念的黄色。  “唔。秋天了呢,思念的颜色布满我的视线。”叶瑾蓝一脸幸福地环抱着比他高整整一个个头的易光的双臂。  易光无奈的摇了摇头,“啧啧,以前就听别人说过,恋爱中的女人是诗人,果不其然啊!”  “才不是呢!就算不恋爱,我也会成为一个举世闻名的诗人的!因为我有易光在我身边啊!”一脸甜蜜的叶瑾蓝。  “好了好了,别贫嘴了,走快一点,不然的话就要迟到了。”他对着现在的叶瑾蓝真是除了无奈就是无语。  叶瑾蓝一边走着,一边不由自主地回想起那个周末。  那个易光告白的周末。  想起翻开本子之后,那一句让叶瑾蓝瞠目结舌话,真的能让她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希望叶子喜欢易光!  易光想对叶瑾蓝说:“如果你也喜欢我的话……就请心跳……”  那时候的她,望着真诚的易光,还真的不能自我地……点头答应了做他女朋友。  现在想起来,可真的一点也不浪漫,别谈礼物了,连朵野花都没有。能够让叶瑾蓝现在想起来也觉得惊呆的,就只有那句话了。  后来易光说,我喜欢你的的证明便是我的每一声有力的心跳,每一次心跳,都是我在对你喋喋不休地说着“我爱你”。     共 567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无法正常勃起是怎么回事
黑龙江男科好的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