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相师 244 短裙苗寨

发布时间:2020-01-16 17:10:36 编辑:笔名

相师 244 短裙苗寨

唐振东心中一喜,自己要投资刘伯虎,还有比此时更好的机会吗?此时的刘伯虎正是落魄,自己在此时给他一把助力,那是雪中送炭,总比到时候锦上添花要强的多。

刘伯虎的担心无非就是自己父亲百年之后,整个刘家落入赵雅致和她的两个儿子手中,不过按照刘家现在的这个形势看,这种事几乎就是必然的。因为刘金雄属意二儿子刘仲虎多些。

这种事,身在局中的刘伯虎感受尤其深刻,父亲宠爱二弟,让二弟继承房地产公司的心思是越來越明显,而只给了自己一个酒店和一个物业公司,虽然一个平常人可能感觉有个大酒店和物业公司來説,就已经是很大的生意了,但是对于刘家这种级富豪來説,这个产业是小的不能再小了。也难免刘伯虎心中有怨言。

刘伯虎看唐振东半天沒説话,他有些着急,“唐大师,你説我还有希望吗,你能帮我吗?”

“希望还是有的,路途或许会艰辛diǎn,我想问下,刘少希望想怎么处置你的继母和兄弟们?”

“大师放心,即使我掌控刘家,他们也将享受一定的股份,衣食无忧。”刘伯虎犹豫了半天,才説道,“其实我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是自保。”

“那行,希望刘少能记住自己説的话,一旦刘少食言,恐怕以后即使成功,也难免家财散尽的下场。”

“大师放心。”

唐振东非常有必要警告下刘伯虎,虽然刘伯虎命中该有富贵命,也能掌控整个刘氏集团,但是如果刘伯虎做事太过,惹的天怒人怨,自己岂不是间接成了他的帮凶?自己这算不算泄漏天机过多呢?会不会有师父所説的五弊三缺呢?

都説做善事,能消减罪业,能弥补五弊三缺。那自己这是在为自己谋私利的基础上做善事呢?这个问題需要商酌一下,好久沒见到师父了,这次回去后,不管再忙,也要去看看师父。

。。。。。。。。。。。。。。

得到了唐振东的承诺后,刘伯虎睡了一生中香甜的一个觉。

第二天一大早,坐了个车,來到雷公山脚下,六人就下车涉山而行。这种气候环境下,不爬山是不行的,山上根本就沒有一条路。经过來前坐车司机的推荐,几人配备了一些简单的登山器具,还有一个向导。

刘家三兄妹一人一对登山杖,然后又买了几把砍刀,几把匕,外加一大队食物,都是刘家來的这两个保镖背的。

幸好带了刘家的两个保镖來,要不然这些沉重的物件,就必须唐振东來背了。

刘家的这两个保镖,一个叫阿南,一个叫阿北,都是在刘家工作多年的老人,两人都是飞虎队退役,兄弟两个,现在三十五六岁,正当年。

阿南就是先前挑衅唐振东的那个保镖。也许打倒了自己,阿南还有些不服气,但是唐振东打倒孙开山后,阿南是彻底服气了。

孙开山刚进刘家的时候,跟唐振东的情况一样,这群保镖也是不服气,誓要压孙开山一头,但是孙开山是大拳师,岂能让这群小保镖们轻视,于是孙开山让挑衅的人都付出了代价,后來慢慢的,大家也看得出來刘董对孙开山的礼遇,也知道了孙开山的名声,大家才开始敬重孙开山。当然,唐振东拥有跟孙开山匹敌的能力,所以他们兄弟俩对唐振东也沒有什么意见了。

説白了,还是实力决定一切。

唐振东的体力非常好,让这个两个曾经的飞虎队员感叹。虽然他们两个一人背了个双肩大旅行包,但是唐振东的工作并不比他们轻,唐振东负责开山劈路。

爬山配备一个向导是一个英明无比的决定。

在这茫茫大山,沒有向导,只靠指南针,根本就很难找到目的地。

雷公山一带常年被植被覆盖,根本就沒有路,而徐曼丽的苗寨也是自给自足,跟外界的交流很少,他们寨子里的人要出山,也是要跋山涉水,不过既然他们能自给自足,所以,他们也很少出山。

这里的山根本就看不到一寸土,全部被植物覆盖,甚至树上都不容易看到树皮,全是苔藓和藤蔓类植物爬满。由于常年少人烟的结果,山路十分难行。所以唐振东就要不断的挥动手中的那把用來开山的开山刀,不断的挥劈,从上山的一路行來,唐振东手中的开山刀根本就沒停过,山路的难行,可见一斑。

背着东西走,现在的登山包设计非常好,重量很多都压在臀部上,所以,并不是很累,但是挥刀砍藤蔓和拦路的小树,刀几乎就沒有停的时候。

徐曼丽所住的苗寨是长短苗族中的短裙苗族,聚居在雷公山的雷公坳,是雷公山中一块难得的盆地,,土地肥沃,雨水丰富,除了交通不便利外,几乎沒有什么别的缺diǎn。

有了向导的带路,经过了两天的跋涉,终于到达这个短裙苗寨。

所谓短裙,就是指裙子的长短。苗人一般喜欢穿百褶裙,穿短百褶裙的叫短裙苗,穿长百褶裙的叫长裙苗。

其实众人走的慢主要是因为队伍里有两个走的慢的。刘菲菲一开始是兴趣支撑,走路蹦蹦跳跳,但是这种心情的支撑,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一会就累了。

刘叔虎比之刘菲菲更加不堪,他本身身体就有疾病,这几天的盅毒越加猛烈,开始时候只是瘙痒,流脓,但是现在因为西南森林这种潮湿的气候影响,疼痛的很,走一步,疼一步。

刘叔虎之所以能坚持下來,也是求生的信念使然。

队伍有这两个人在,行进度不可能快的起來,如果换作一个常走山路的本地人,正常走一趟雷公坳,一天时间足够。如果是徐曼丽这种常年练武还生活在山中的苗人,基本一天能走两个來回。

徐曼丽的功夫好,脚程也快,再加上常年在山里生活,路径熟悉,所以她走的非常快。

唐振东众人到达雷公坳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diǎn了,在大山里,天色黑的早,五diǎn已经是山里人劳作返家的时候了。

雷公坳这里的短裙苗族吃穿住行自给自足,她们等闲很少见到外面的人,向导还好説,尤其是唐振东等人,一看就是外面來的。

刘伯虎也就罢了,他比较老成持重,刘叔虎是有病在身,无暇他顾。刘菲菲是个女的,对女人不敢兴趣。

阿南和阿北两人一进雷公坳,就被这里的苗女给迷住了。齐逼小短裙,哦,这里的説法叫百褶小短裙,只到大腿根部下面一diǎn,肉光致致的大腿,光滑粉嫩,彩色粗布衣衫下,竟然有如此美妙的身材,这让阿南和阿北兄弟俩人差diǎn惊掉了眼珠。

美,太美了。美的阿南和阿北猛吞口水。

苗女虽然身高不高,但是体型苗条匀称,皮肤嫩白有光,真不知道这穷山旮旯里怎么就孕育出这么出色的美女。

不过,苗女美是美,但是阿南和阿北却不敢靠近,他们记得向导説的很清楚,雷公坳这里的短裙苗族有两大绝技,一是苗刀刀法,二是养盅下盅。

如果只会刀法,那阿南和阿北还想试着讨教下,但是这个养盅下盅就太恐怖了,他们一路跟來,虽然刘家三少爷对自己的病三缄其口,但是他们也听説过三少爷得的到底是什么病。

这个盅毒未免也太邪乎了吧,香冈是国际大都市,医生的水平基本代表了世界水平,连他们都检测不出來的病,那基本就説明是绝症了。

这么危险的东西,谁敢轻易尝试?

唐振东对异域风情一向是不屑一顾,他心中有了于清影,就更看不上这些头上dǐng铃铛,脖子挂项圈的女子了。这纯粹是个人喜好,虽然有人看苗疆的这些女孩头上和颈上的这些装饰很美,但是唐振东却看不出來这种装饰美在哪里。

不过是入乡随俗,这是人家的民族习惯,他当然不可能歪嘴。

出乎唐振东意料的是,这个擅长苗刀和养盅的苗寨,却非常好客。

向导刚进村落,就有不少苗人拿出自酿的米酒,端到唐振东等人面前。刘伯虎等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这酒敢不敢喝,人家端酒的一脸笑意,也不解释,阿南和阿北看着大少爷刘伯虎,刘家三兄妹看着唐振东,唐振东什么也沒问,拿起酒碗,仰头一饮而尽。

刘伯虎心中对唐振东的佩服无以复加。要知道他们刚到一个地方,而且这个地方还是以养盅闻名天下的苗寨,谁敢一句话不説,不假思索的仰头就喝?

唐振东就敢!

向导虽然是雷山县城人,但是却不是苗人,雷山县属于多民族聚居的县,少有二十多个民族。所以他只是听説过苗族的习俗,但是唐振东这群人來却不是单纯的朋友到來,而是的罪过苗族,苗族会不会一來就给他们下盅,这个向导也是説不好的。

惠州市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北仑区中医院预约挂号
河南治癫痫病哪家医院
宁波治疗癫痫病医院
银川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