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富士康起诉记者个人 玩了一把“恐怖主义”

2018-12-08 20:13:54
富士康起诉记者个人 玩了一把“恐怖主义” 作家海岩:企业应坚持为职工利益的信条 经济学家汪丁丁:应该劝阻富士康不要起诉 人大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对新闻自由的侵犯 中国政法大学李显东:主要事实是问题核心 富士康三千万砸出千层浪 贺卫方认为案子很荒唐 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称诉讼对象完全毛病 深圳中院称记者遭索赔案程序无误 广东高院关注 富士康起诉记者个人的行为,开了一个商业恐怖主义的好头,这是在公开领域里运用势力团体能量的一个案例,这是对合法权利不合法运用的一次技巧实验。

在我看来,起诉记者个人、查封记者私人财产,与雇用打手砍记者手指,一样是恐怖主义行为,它同样来自于势力集团超越于个人之上的力量。

窦唯或北野武向媒体示威,用的是很原始很肢体的方式,并且也承当着相应的民事责任,以大企业为代表的势力集团则不然,你无法循着打手的雇佣关系去找到真正的指使人,你也没法知道,法院为什么会受理这个诉讼。

同样,你没法想象雇用打手去砍CEO董事长们的手指,如果只是由于他们说的话令你不爽、荣誉受损,你也根本不要奢望法院会受理你查封大企业财产的动议。

可当你面对一个势力集团的诉讼的时候,你意欲何为?几年前,国内某企业也曾起诉媒体个人,那个记者只能到处求媒体或者媒体的朋友帮忙,我们作为个体面对巨大的势力的时候,无论是一场台风还是一个企业,都显得微不足道。

别说什么道义与精神的力量。

这个道理,就像社会机制不完善,道义也解决不了弱势群体的问题,解决了一个两个,也解决不了全部。

当我们勇敢地走出一个泛政治的时代的时候,我们需要警惕一个继之而来的泛经济的时期,我们的文化价值与学术研究都已经被经济体系所侵袭、掌控,所以,有一部分势力团体去试探新的权势疆界,是很容易理解的事情。

媒体也是势力集团,我曾向几个媒体同行表达过这种忧虑,戏言“媒体不是茅坑,不要占了一个蹲位就甚么都敢拉”。

富士康不告媒体,源于对媒体势力的忌惮,还是期待媒体的共谋,而将记者的职务行动牺牲掉? 经济左右法律的倾向也已经很明显,此次深圳法律机构能够受理此事,也着实让人吃惊,如果深圳动用一个城市的力量去针对两个个人,为的是保住制造中心的名誉,而实际上也取得了成功的话,那么,这堪称泛经济主义伦理的一次伟大胜利。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