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星火】母亲病了(电影剧本)

发布时间:2019-09-14 08:55:21 编辑:笔名
故事梗概:
接到母亲病重的消息后,马志军带着妻子一起开车回了老家,可在面对母亲该不该转院,住院费谁来掏这样的问题时,兄弟妯娌间却发生了分歧……而当志军将母亲接到城里的大医院后,其他两家却再未出现。与此同时,他们家的小狗汤姆因病死亡,为了安葬汤姆,妻子梁红利不惜花几千块为汤姆买了一块上好墓地……但在为母亲掏住院费的问题上,梁红利却咄咄逼人,结果,挨了丈夫一记耳光。终,马志军以一己之力掏了全部药费,又以钱铺路,将母亲托付给了大哥,故事才算彻底结束。可是,当这一切争端都尘埃落定时,看故事的我们,又该思考些什么?

主要人物:
马志军:三十八岁,个体老板
梁红利:三十五岁,马志军之妻
马大军:四十岁岁,马志军大哥,农民工
陶英:四十岁,马大军之妻。
马小军:三十六岁,马家老三,打工族
马建虎:七十岁,三兄弟之父,农民
王秀琴:六十八岁,三兄弟之母,马建虎之妻

次要人物:
小丽:马志军家保姆,二十岁
马荣:七十一岁,小卖部老板,马建虎的堂兄。
马嫂:七十岁,马荣之妻。
马向涛:六十五岁左右,前任村长
:四十岁,马向荣之子,现任村长
小溪:梁红利的一位朋友
秃顶:墓园老板,中年男人

场:

远景:
城市,日
高楼林立,行人和车辆匆匆来去。
镜头渐渐拉近
1)某钢材市场,日外
一个大空地上依次摆放着各种型号的钢材原件。旁边的吊车,货车,人,都在忙。
2)马志军办公室,日内。
马志军正在和一个客户谈话,身边的电话忽然响了。(马志军示意对方稍等一下后,拿起了电话)
马志军:喂,请问哪位?
马建虎:志军,你、你快回来吧!你妈她、她住院了!(电话里,父亲焦急地说)
马志军:(看了看旁边的客户,为难地说)爸,我正跟客户谈合同的事,暂时走不开呀!要不,你给老大、老三打个电话,让他们先回去,我这儿一结束马上就回去。
)马家庄,村中小卖部,日内
马建虎:(脸色不好看)噢,那你先忙,我再给小军打一个。(挂断电话,重新拨号)
4)城市某公司,日内
马小军正在上班,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掏出来一看,是父亲从老家打来的,忙摁下了接听。
马小军:爸,什么事快说,我正上班呢!让老板看见又得扣钱了!
电话另一头,马建虎焦急地说:小军,请个假回来吧,你妈住院了!
马小军:(抬头看了一眼经理室的门,压低声音)住院?我妈又怎么了?
马建虎:医生说是高血压引起的中风。
马小军:啊!怎么会这样?爸,大哥不是在家吗?让他先在医院照顾着,我请好假就回来。
马建虎:他前几天刚跟几个人去城里给人搞装修去了,没在家啊!
马小军:那,大嫂呢?让她照顾啊!
马建虎:你大嫂昨天就回娘家了,再说我又也没亲家的电话啊!
马小军:那……我二哥呢?您没给他打啊?
马建虎:你二哥正跟人谈生意,一时半会也走不开啊!
马小军:爸,你看,我这也……(他的话没说完,父亲的电话就挂断了。马小军楞了下后,继续埋头工作。)
5)小卖部,日内
马建虎:(叹了口气,接着准备再拨电话。可只拨了一半就停住不拨了。)
马荣:兄弟,怎么了?
马建虎:没……没事。(脸色很难看)
马荣:我说兄弟,还是先把秀琴送到镇医院检查一下,别耽误了她。
马建虎:荣哥,我这不是给他们打电话吗?可你看,他们一个个的……不是没有时间,就是忙着。(摇头,脸色凝重)
马嫂:(从外面进来)兄弟,弟妹现在怎么样了?
马建虎:这会儿好像没事了,可你知道,她这病犯了不是一两回,我怕……
马嫂:兄弟,要我说,咱先找人把弟妹送到镇医院,等孩子们回来了再说。
马建虎:(忧愁地)只能这样了。
马荣:兄弟,你先去找 ,他那儿有车,我和你嫂子随后就来。
马建虎:噢、噢。我这就去!我这就去!(说完,连招呼都没打就转身走了)

钢材市场
6)马志军办公室,日内
马志军安排完工作,立即叫来妻子梁红利,让她先放下手上的工作回家安排一下,然后和他一起回老家看母亲。
梁红利:(脸一拉)出什么事了?又要回家!
马志军:爸刚来电话说,妈住院了。
梁红利:什么?你妈又病了?……哎,不对啊!老大两口子不是在家吗?怎么又给你打电话?
马志军:老大出去打零工了,没在。
梁红利:那老三呢?你爸妈平时不是老操心他吗?这关键时候咋不找他?
马志军:老三给人打工,估计不好请假。
梁红利:(生气地)哎!马志军,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每次家里一有事,你爸妈就先给你打电话,好像他们就生了你一……
马志军:老婆,别说了,赶紧回去收拾,我这里安排好了咱们马上就走。
(不等梁红利把后面的话说出来,马志军就把妻子推出了办公室。)

第二场:
跳到远景:
三月的枫桥山花草飘香,河水清澈。它的脚下,是一个叫马家湾的小村,村口有一棵长了几十年的大榕树。此时,它的周身已经开始发出了嫩绿的叶子。
画外音:
这棵大榕树就像一座守护神,经年累月无怨无悔的守护着这个并不富裕的小村,而马志军的家就座落在村子的东头。这天一早,马志军的父亲马涛从田里干活回来,一进门却发现妻子王秀琴倒在厨房的地上。
回放
7)马志军家,日内
马建虎:秀琴,秀琴!你这是怎么了?(马建虎一边喊着妻子,一边将她扶起抱到床上。不一会儿,秀琴悠悠然醒转了过来。)
马建虎:秀琴,你可吓死我了。
画外音:看妻子醒过来,马建虎悬在半空的心总算是落下了。
马建虎:秀琴,这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倒在地上?
王秀琴:(脸色微黄,声音有些虚弱)我不是……看你……快回来了吗?想着赶紧把饭……做好,谁知……刚添好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眼睛一花……就倒了。(一脸忧虑)
马建虎:这会儿感觉好些了么?(握着妻子粗糙的手)
王秀琴:好多了。
回放完
镜头转向村西
8) 家,日外
马建虎:(推开院门喊)小凯队长,小凯队长!(喊了半晌没人回话正准备离开,马向荣从屋里出来了)
马向荣:(揉着眼睛,似乎刚刚睡醒的样子)建虎,你找小凯?
马建虎:(点点头)嗯。
马向荣:看你脸色,出什么事了?
马建虎:(叹了口气)不瞒老哥,秀琴又晕倒了!这不,我想让小凯用他的车先把人送去医院……(他的话还没说完,马向荣就打断了他)
马向荣:建虎,赶紧去队部,小凯……(他的话刚说到这儿, 从门外走了进来)
:爸!建虎叔!
马向荣:(不等马建虎开口,马向荣就向儿子交代)
马向荣:小凯,快去开车,把你秀琴婶送到医院去!
:建虎叔,秀琴婶怎么了?
马建虎:晕倒了。也不知道什么病!
:叔,你别急,我这就去开车。
马建虎:噢,好!好!
10)马志军家,日外
马建虎坐着 的车到了门口。
马建虎:(下车)小凯,你等着,我去扶你婶子。
:等等,叔,我跟你一块去!
11)马志军家,日内
马建虎从门外走进了卧室。
王秀琴:(抬起头,脸色苍白地问马建虎)你是不是又给孩子们打电话了?
马建虎:是打了。可他们……(没把话说完)
王秀琴:我没事,孩子们都忙,就别打扰他们了。(喘了口气)
马建虎:(朝门外看了一眼,伤感地说)咱养了一群白眼狼啊!正说着, 进来了。
:(微笑)叔,婶,咱先不说这些了,上医院要紧! 的话提醒了马建虎,他这才回过神来。
马建虎:是,是,小凯说的对,秀琴,咱先上医院。
王秀琴:(摆手)不,他爸,我好多了,不用去医院,真的。
:婶子,你现在这种情况,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为好。不然,他们几个工作起来也不安心对不对?再说了,建虎叔他也不放心啊!
马建虎:是,是小凯说的没错。秀琴,就听我的,走吧,啊?
王秀琴:(想了一会儿)好吧,听你的。

11)镇医院,日外
马建虎先钻出了 的小车。继而,伸手去扶车内的妻子。 也下车帮忙。
12)诊疗室,日内
王秀琴躺在床上,医生一边做着检查,一边问了秀琴一些日常生活的细节。,叫进了马建虎。
医生:(问)病人有很严重的高血压,你知道吗?
马建虎:不……不知道。
医生:那就是说,你也不知道高血压会引起中风或是偏瘫?
马建虎:听人说过。(马建虎沉默了会儿,才说)
医生:(淡漠地看了他一眼)你先去办住院手续吧。
马建虎:大夫,我老伴她……她到底怎么样了,严重吗?
医生:当然了,这种病如果控制不好的话,的结果只能是偏瘫。所以得赶紧住院。
马建虎:噢,大夫,我这就去办住院手续(说着,转身出了诊疗室)
1 )诊疗室外
:叔,秀琴婶怎么样了?
马建虎:(叹了口气)医生说是中风,有可能会瘫痪。
:什么,瘫痪?叔,那……还是赶紧给志军他们打个电话吧。
马建虎:对对,一会回去我就打。

第三场:
14)高速公路上,日
一辆银灰色奥迪车正急速向前行驶着。透过车窗玻璃可以看到,开车的人是马志军,而旁边坐着的正是他的妻子梁红利。
15)车内:
梁红利:你开慢点,你妈一时半会死不了!
马志军:(一边开车,一边说)闭上你的臭嘴!
梁红利:(瞪了一眼丈夫)怎么,我说错了?
马志军,你爸妈要是真把你放在心上了,那我说你着急是应该的。可问题是,他们从来就没有拿你当儿子看,不是吗?
马志军:我说了,你闭嘴!
梁红利:马志军,你就知道跟我横!(生气地向后一靠,陷入回忆中)
16)镜头跳到二十年前的某个冬日。
这天,梁红利在媒人的引荐下次见到了马志军。当时,马志军穿着一件打了布丁的上衣,退了色的蓝裤子,黑条绒布鞋上还有个小洞。与她的优越条件相比,马志军能让她瞧得上眼的恐怕就是他那一米八的大个头了……
后来,他们结婚了。但是,除了马志军的家人,没人知道,婚礼那天,马志军身上穿的衣裤鞋袜全部出是她掏钱买的。再后来,她又领着他进了城,从卖夜市到摆地摊,从小饭馆到粮油店,又进入了钢材市场,这一路走来,他们家没有一个人给过他们帮助。可是,只要家里有事,马志军往往是反应,掏钱快的一个……
马志军:老婆!老婆!
(见梁红利半天不说话,马志军看了下后视镜。)
梁红利:(从回忆中回过神来。)什么事?
马志军:(微笑)没,没啥事。
梁红利:(瞅了他一眼)神经病!
马志军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妻子的表情,微微一笑,继续开车前行。

第四场:
17)镇医院,日外
梁红利下了车。
马志军:你就在这儿等会儿,我去停车。
梁红利:去吧,费什么话。说完,将脸转向了一边。马志军将车驶向了医院旁边的停车场。
过了会儿,马志军提着一篮子水果来到了梁红利身边。
梁红利:呦,你想的倒是周到。
马志军:(将水果篮递给妻子)给,这个你提着。
梁红利:为什么要我提着?
马志军:傻瓜,这不显得你懂事吗?
梁红利:呦!原来我在你心里一直就不懂事啊?
马志军:(笑道)没有没有,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个大度的女人,真的。
梁红利:去去,别在这儿给我上眼药了,我还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
马志军:是,是,你知道,你什么都知道!老婆,先进去吧,嗯?
梁红利:哼!我拦你了吗?
马志军:没!没!说完,自顾自朝医院里走去。梁红利提着果篮跟在他身后。
18)病房内
王秀琴睡着了。马建虎坐在她床边。马志军和梁红利一前一后进了病房。
马志军:爸!
马建虎:(回头)军啊,你……你回来了!
梁红利:爸!(放下花篮)
马建虎:好、好,你们都回来了,好……好!(眼中闪着泪花)
马志军:(看了一眼母亲)爸,我妈到底怎么了?
马建虎:(看了妻子一眼)你妈,以后得让人侍候了。
马志军:真这么严重。
马建虎无声地点了点头。
特写镜头再次锁定王秀琴蜡黄的脸。
马志军:爸,你去旁边休息会,这里有我和红利照顾就行了。

共 11590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孝是德之本!养儿防老是父母辛苦将儿女拉扯大,等到老的时候,长大了的儿女能够懂得知恩图报,照顾年迈的父母,而不至于让他们孤苦无依。然而,在母亲病重之时刻,儿子们的本性表露得淋淋尽致。本剧更为精彩是作者巧运匠心,设计了媳妇对待婆婆和狗之间的反差,极为讽刺!但,这样的情况的确存在我们现实生活中!母亲病了,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做?不错的现实剧本!欣赏拜读!推荐共赏,期待精彩继续!【编辑:琳璃】
1 楼 文友: 2014-04-27 01:19:1 呼吁良知,人性,道德底线的剧本!欣赏,学习了!继续加油! 我骄傲我是江山人,我自豪我是江山签约作者。用余生来耕耘江山守护江山此乃使命所归。
2 楼 文友: 2014-04-27 01:2 :5 嗯,这几天看了好些剧本,没找到统一的标准,就这样写了。但愿能给星火增加点看点吧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4-27 10:1 : 4 次写,希望老师给些建议,不胜感激。谢谢!
 楼 文友: 2014-04-27 04:11: 6 欣赏,学习了!祝好。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4 楼 文友: 2014-04-28 21:14:17 涓子。你改变、文风了呵呵,赞赏!剧本很难写的,你好厉害! 雪花飘落黄河边,融入笔中写华年。
回复4 楼 文友: 2014-04-28 21:5 :01 呵呵,我也是学着写的,的确很难。还是写其他的比较好。谢谢你来看我,多多出佳作哦。
5 楼 文友: 2014-08-05 15:02:46 我不善写这种体裁,权当来剧院看戏凑热闹,茶坐舞台之下,看文友的精彩布局、塑造和导演,不失为一种享受。祝愿文友创作更进,今后有更多精彩佳作呈现!
回复5 楼 文友: 2014-08-05 18:5 :20 一样啊,我也是尝试一下,只是,好像不太成功吧,哈哈。。。宝宝经常流鼻血
孩子老是流鼻血
小孩营养不良怎么办
冠心病气喘如何缓解
友情链接